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小说 >

大道之极_ 第十一章:花月宗

时间:2021-04-08 13:4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黄昏吟唱小说大道之极 第十一章:花月宗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

    碧血王朝、木风要塞内、风城、

    作为一道移动的臭水沟,冷道入这风城倒是好生让那守城的碧血王朝士兵寒碜一番。即使入城半天,想起那个尖嘴猴腮的士兵所言,冷道还是气的咬牙切齿。

    “咋地了,在天月王朝那边没讨到吃的,又来碧血王朝祸害了?”

    去你娘滴祸害,你爷爷当年带兵打仗咋没一刀戳死你个龟孙儿?

    城市街道上,午后阳光愈斜,影子拖得老长的冷道碎碎咒骂着,可看见周围百姓都在远离他,冷道摩挲着麻袖下的两块儿碎银,还是冲进了澡堂子。

    再不洗个澡,恐怕这些家伙真认为他是个乞丐哩。

    ……

    两刻钟后,穿着麻衣的冷道神清气爽的从澡堂子出来。身后,十来个城街百姓亦是蜂拥冲出澡堂。

    在最后,脸色乌青的的澡堂老板指着冷道的背影破口大骂。

    “你他娘的十年没洗澡啊,那么大的水池子你咋能搓出十斤泥的?”

    走在前面,冷道爽朗大笑,他不仅搓了个澡,顺便把身上这身麻衣也洗了,那些百姓看见他一身伤疤愣是屁都没敢放一个,那他只能当这些人默许咯。

    洗过澡后,冷道去衣鞋铺购置了两套便宜朴素的雪白长袍和两双布鞋,不过那一身麻衣和破烂草履他却舍不得扔掉。

    莫老一贯喜欢穿着雪袍,他总是告诫冷道,什么时候做到与对手交战而身上白袍不沾尘埃,便是大胜。

    至于麻衣草履,俱是由李家翠萍妹妹亲手所缝所编,他得留个念想。他害怕扔掉这一身农家衣鞋,他连李家母女二人的残害之苦和李老汉的苦苦等待都忘了去。

    他的确是光脚不怕穿鞋的,可这脚指甲缝儿也能抠出几根儿草绩子,他还不能在出了天月王朝后就将这些断的干干净净。

    ……

    背着略微发鼓的包袱,冷道来到一处小酒馆点了二两黄酒,两盘腌制的凉菜以及十个馒头。

    “啧啧,这哥们儿可真是好胃口。”

    酒馆中央,两个穿着青色绸袍的青年男子看到冷道边喝着烧黄酒,边大口噎着馒头后忍不住咂嘴。

    “人在江湖,谁还没个挨饿的时候?”

    看到同伴打趣,另一青年摇手制止道。

    “对了,听说你去花月外宗的测试点儿了,结果怎么样?”

    又想到什么,青年随后插了一句。

    “还能怎样?没过呗,这花月宗还真当自己是碧血王朝唯一的超级宗派了?况且那只是个外宗,你过去看看那两个执事的吊样子,真让人看的不顺眼。”

    说着话,先前取笑冷道的青年咽下一口烈酒,颇有些愤愤不平的味道,显然是在那花月外宗的测试点上受了鸟气。

    “嘘,花月宗再怎么说也是王朝三大宗派之一,要是让人家知道你在这里嚼坏话,看人不得收拾你。”

    听到这儿,另一青年立时观察四周,可小酒馆除了他们之外只有堂倌在打着瞌睡,至于冷道还在紧紧揪着自己的馒头不放。

    看到这儿,害怕受牵连的青年才安心不少。

    “人家是什么条件,平日里张叔不是说你天赋挺不错的吗?”

    丢了个花生豆入口嚼着,青年再问。

    “两个条件,十五岁之前入一梦黄品,十八岁之前入一梦玄品都行。唉,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此刻失利青年长吁短叹,可端详青年岁数,已在弱冠之上。

    源域之中,武学之人以感应武源修炼为主,奈何感应武源是个技术活儿。有些打算习修武学,在江湖上一展风采的人修炼了一辈子身躯力量,可到死都感应不到武源力量的存在,而且这种人大有人在。

    源域众生,能够感应武源力量的人万中有一。

    感应气中武源的人同样有天赋高低之分。一般而言,十五岁之前感应到武源算正常,进入到一梦黄品便属天赋不错。能在二十岁之前进入一梦地品,当属于市井之中的修炼天才。

    当然,冷道以及战死的冷飞冷华二人算是二般情况。他们完成洗精伐髓,锻体固本的时间远比寻常少年更早,况且数年的沙场搏杀加之冷河山以及莫老的指导,进入破兵天品也不足为奇。

    现在再说这花月外宗招收世俗弟子的界限也只能算一般偏上,那青年就是个中规中矩的苗子,失利算是情理之中。

    “算逑了,以后好好修炼去个大家族当个客卿,那日子也挺好。”

    另一青年知道好友已过花月宗的招收年龄,就是笑着举杯喝口酒。

    “理儿这么个理儿,不过咱也不是稀罕他花月外宗的名头,以后若是有机会进入花月内宗,里面的上乘武诀不少,到时候再修炼可就事半功倍了。”

    “唉、喝酒吧。”青年一想,最终认清了现实。

    “这位兄台,打扰一下,你刚才说那花月外宗在招人,敢问测试点儿在哪儿?”

    酒馆内,两青年还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身旁忽而传来声音,扭头一看,乃是已经吃完了十个馒头的冷道。

    “咦?你打算去那花月外宗?”

    盯着带着半面铁质面罩的冷道,进宗无望的男子鼻子一哼。

    他可没进去花月外宗,这个家伙若是进去外宗岂不是在打他的脸?虽然这地儿也没有其他人。

    “打算一试。”

    冷道没有反驳。

    “不妨告诉你咯,在城南的柳树下面,不过你这年纪也过了十八岁了吧,劝你还是省了这份儿心。”

    耸了耸鼻子,青年瓮声道。

    “多谢,不过不好意思,在下正好十八。”

    多年的金戈生涯让冷道的脸庞看起来远比同龄人更加坚毅,加之半边面罩,外人自会对他的年龄有些怀疑。

    当然,冷道也知道这青年有点儿嫉妒怪味儿,道谢一句后当是转身离去。

    “你说十八就十八啊,再说了你到没到一梦玄品就敢这么傲气,没挨过江湖人的打是怎么回事?”

    冷道头也没给甩一个,那青年就是骂骂咧咧,另一青年唯有苦笑。

    ……

    吃饭途中冷道就听见那二人在谈及花月宗,可让冷道打定主意前去的还是他现在已经对‘月’这个字敏感了。

    凡是与月沾边的势力,哪怕只是名字相像,他都想进去一探究竟。只不过初来碧血王朝,他还不想引人注目,若是拿出那块丝绸碎布询问青年,以这青年的多嘴性子恐怕会拍着屁股立马给那测试点的花月宗执事告状。

    这是其一、其二么,目前他还属于流落状态,天南海北去哪里不是去?若是能进一宗门休养生息一番,届时再晋级到八卦黄品,他距离杀回天月王朝的可能性也更大些。

    况且宗门弟子混杂,若是有人认识这带着弯月标致的绸衣出自何方,倒也好过他这无头苍蝇似的寻找。

    ……

    风城城南、申时即过、柳荫之下、这里约有十来道人影。

    河畔旁边摆放着一张长约两米,宽一米的白梨木桌,桌上有一木架,架上支着一枚拳头大小的水晶球,桌后两椅坐着两位年约四旬的中年男子。

    两男子身穿银色长袍,胸前娟秀桃花一枚。

    两男子身后,站着七八位少男少女,七八人叽叽喳喳倒也欢闹,显然是因为进入了月花外宗而得意。

    “王执事啊,这次就不应该来这风城,这三天我们就等来一个丫头,可真是个赔时间的生意。”

    其中一执事道。

    “唉,鬼知道这风城除了这丫头就没有个正常天赋的,要不是在其他城市得了几个好苗子,回宗里估计又得被长老训斥一番。”

    看到兴冲冲而来,又失落而去的风城子弟,这王执事撇了撇嘴。

    “收队,等会儿就原路回宗。”

    “前辈等一下,我来测试。”

    日将落,王执事一拍桌子就打算收工走人,只听远处一道白袍人影扯着嗓子道。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