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小说 >

我以年龄为生_ 36怜恨相生,自有必火

时间:2021-03-17 16:4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润牙小说我以年龄为生 36怜恨相生,自有必火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36怜恨相生,自有必火

    “好,本主今日可以给你一点面子!只不过,如你所说,的确是有条件!”最终,巫马莉莉有了决定。

    话出,围观众人再次震惊了。

    多数人都在叹,巫马城主竟真的答应让这小子来收殓!

    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而一天龄平静接声来:“请说。”

    巫马莉莉当即一语:“一,此后,你需要为本主做一件事!二,眼前这条戒绳,只能凭你自己的力量去跨过,或者弄断!”

    听到这两个条件的人们,都不禁思忖起来。

    这条戒绳可是妖一季界器,这叫一天龄的小子他能成功跨过或者弄断吗?

    他不过是兽龄境一季而已!

    一天龄沉默了一下,才语:“巫马城主,第二个条件,我,没有意见。只是你第一个条件,我,需要说一下,如果这件事是去为非作歹,那我可不能答应。”

    话落,巫马莉莉哼了一声,语:“放心,你既然要行善,本主自然是不会再让你来违背!”

    一天龄听而一接:“一言为定!”

    巫马莉莉随即一挥手,让众府卫让开来。

    绒绒帽态的羡央儿则是以羡语仙音术问来:“要我帮你吗?”

    一天龄以羡语仙音术一回:“她说了,要我用自己力量来跨过,我,自然不能食言。”

    “好吧,我拭目以待,看你如何自己跨过!”绒绒帽态的羡央儿仙音似恼非恼。

    一天龄没有再理她,他走到戒绳前,凝视起来。

    此时,全场围观者皆是屏息而盯。

    没一会儿,一天龄又望向虞鹊尸身,目光有怜,嘴中很快就有了令人无法识别的喃音,全场也就绒绒帽态的羡央儿可隐约听见:“吾为尔来,土中立安,然绳有戒。幸怜恨相生,自有必火,正可化木。来,吾之曝尸必火!”

    音落,只见一天龄一手轻招,虞鹊尸身上赫然就流现森森火焰来!

    此森森火焰犹似蕴含着鬼龄境异力,它迅即燃向妖一季戒绳!

    戒绳立时就烧毁来!

    而必火一尽,绳已成灰,散落在地。

    全场所有围观者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鬼神手段?

    一个死人身上怎么会突然流出如此诡异的火焰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

    也就在众人失神失声之时,一天龄又已伸手一招,地上的绳灰随之而动。它们纷纷覆向虞鹊尸身,最终形成了一个严实的尸裹,让虞鹊有了死之尊严!

    紧接着,一天龄便虞鹊的尸裹收入了界环之中。

    紧接着,一天龄缓缓转向此时神色极其凝重的巫马莉莉,语来:“巫马城主,我,目前住在待君来,你想要我兑现第一个条件时,自可令人来通知,告辞了。”

    说完,一天龄转身离开。

    巫马莉莉没有说话,她只是死死地盯着一天龄的背影。

    事实上,这会儿,所有围观者都在盯着!

    方才一幕,已然彻底震憾了他们的心神!一天龄施展的手段,已然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认知!一个兽龄境竟能施展如此匪夷所思的手段!

    这究竟……究竟是什么人啊?

    眼看着一天龄一步一步走向城头之外,巫马莉莉最终哼了一声,然后化作青光,回了城主府。

    巧丽侍女和众府卫自是紧随其后。

    其余人们有面面相觑,也有纷纷退散,更有蠢蠢/欲动!

    其中,就听虞胭柔忽然对身后的三山低沉说来:“你去跟上,看这一天龄是把尸体带去哪儿!”

    三山有愣,但还是立刻照做了。

    而在人走后,虞胭柔便转身,准备回最可觞了。

    斛田一见,不由对斛笑说来:“笑儿,我们也回吧!”

    然,斛笑却是一接:“舅舅,你们先回吧,我也想跟去看看。”

    斛田犹豫了一下,接声:“那要注意安全,别和什么人起冲突。”说时,斛田微微瞥了一眼赦风。

    斛笑点点头,语:“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斛田不作多言,去跟虞胭柔了。

    斛笑随即对身边闺婷说来:“婷婷,你和我一起去吗?”

    闺婷欲语。

    闺澜廷这时说来:“婷婷,一兄弟肯定是找地方把人安葬了,我们就不要去掺和了,还是先回最可觞吧!”

    闺婷有些左右为难了。

    斛笑一见,一笑:“婷婷,那你就和廷叔先回吧!你不用担心,我就是想再去看看。”

    闺婷听而一接:“好吧,那你一定多加小心。”

    斛笑嗯了一声,目送父女俩离开后,便转向馗海,说来:“馗城使大人,馗兄,你们应该都还很好奇吧?怎么样,我们一起再跟上看看?”

    馗源思忖了一下,一语:“算了,都是你们小一辈的交往,我就不去掺和了。海儿,你若想去,那就去吧!这个一天龄,如今看上去,确实值得你好好去认识!”

    馗海点点头,便对斛笑说来:“斛兄,那走吧!”

    话落,斛笑和馗海出城去了。

    这时,一边的赦风就对赦云开口来:“我们也跟去看看!”

    然而,还未走的馗源却是对赦风出声了:“赦城使,你都是鬼龄境了,就不要和一帮兽龄境去掺和了吧?”

    赦风目光一缩,冷冷盯着馗源。

    馗源没有回避,他之所以要阻止赦风前去,是因为他对赦风有了戒备!因为赦风可是对斛笑动过杀机,如此,说不好他也会突然对他馗源的儿子不利!

    看着兄长和人对峙,赦云出声了:“没事,哥,没人敢把我怎么样!我一个人去就行!”

    赦风脸色微缓,沉默了一下,接声:“若有事情,记得立刻通知我!”

    “嗯。”赦云身影一闪,消失。

    赦风则是对馗源冷哼了一声,甩手而去。

    馗源没有理会,而是朝忧心忡忡地棠昊笑来:“棠城使,你就别担心了,他们几个都是灵界出身的人,自会互相照应的!”

    棠昊苦笑了起来。

    在他身旁,七红毓和赋蓓蓓已不在。她俩是在那三山刚一离开,便立刻追了上去,棠昊都根本没来得及嘱咐!

    “棠城使,我们走吧。”馗源又说来。

    棠昊没有多说什么,跟着馗源回最可觞了。

    而在另一处,本来也想跟去看看的妲邈邈忽然却发现身边娘亲有些恍惚,似乎有什么事情牵动了她。

    “娘,你怎么了?”妲邈邈以密音问来。

    妲野有所回神,密音一接:“邈邈,你要想跟去看看,那就先去吧,娘稍后再来。”

    妲邈邈迷惑了,娘她为什么要稍后呢?她刚才有点不对劲,好像一直在盯着那虚空!

    “去吧去吧,娘很快就会过来。”妲野再次一语,犹似想支开女儿。

    妲邈邈无奈,只得应了一声:“好吧。”

    看着女儿离去,妲野深吸了一下,目光直锁廟朝所隐匿的虚空,似恨,尤怨!

    廟朝不禁一颤,她竟察觉我了?唉,见她吗?不,不行!我现在还有桃花饰司的事情要处理,不能在这个时候来为她分心!

    一念思定,廟朝立刻离开了。

    一瞬之间,妲野心神剧震,你真是好狠的心肠!明明已经来了,竟还是不肯见我!你可知道,邈邈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啊!

    一声撕心裂肺,道出了一个真相。

    唉,又是一场爱恨纠葛!

    ——————

    兽/兽城外,一条荒野小路上。

    一天龄不紧不慢地朝前走着。

    他是打算在这城外寻一处葬地,把虞鹊好生安葬了。

    在他后面数丈开外,有三山、七红毓和赋蓓蓓紧跟着,而在三人后面,则又是斛笑、馗海、赦云、妲邈邈四人。

    本来,七红毓是想立即上前和一天龄交谈的。只不过赋蓓蓓却是拉住了她,让她先静观其变。

    看着赋蓓蓓颇为忌惮一天龄的样子,七红毓也不好让她担心,于是就依了她。同时,七红毓她也对旁边同跟的三山有着些许戒备,因为三山和赋蓓蓓之间的些许情爱纠葛,她是听赋蓓蓓自己说过的,尤记得当时赋蓓蓓表现得很不厌烦,明显很不喜欢三山纠缠的样子!

    距离两女有一丈来远的三山,余光自是有暗瞥赋蓓蓓,看上去仍旧是余情未了。而赋蓓蓓却始终是视若无睹,完全当他不存在!

    相比前面三人的沉默,后面尾随的人就有了喋喋不休,尤其是斛笑和馗海两人。

    只听斛笑充满戏谑地说来:“馗兄,前面就是七红毓小姐,你不上前和她聊会儿吗?”

    馗海面色有些难看,但语:“我和她还有什么好聊的!她太清高了!”

    斛笑听着,瞥了瞥赦云,又瞥了瞥始终与他们三个男的保持一定距离的妲邈邈,最后就对赦云笑来:“赦兄,你还没被妲小姐教训够吗?还敢暗中盯着她看!”

    话出,赦云沉脸来,一喝:“斛笑,你给我闭上你的臭嘴!”

    斛笑欲讥讽回敬。

    然,这时妲邈邈却是身影一闪,她直接越过斛笑三人,追上了七红毓三人。明显,她已经听不惯斛笑三人的刺刺不休!

    一见妲邈邈上前来,七红毓颇为礼貌地唤来:“妲小姐。”

    赋蓓蓓也是十分客气地一唤:“妲小姐。”

    妲邈邈面色缓和下来,语来:“就真没见过他们几个这样不要脸的!一直没完没了地唠个不停!”

    七红毓和赋蓓蓓闻言,都不由往后看了一眼。

    “妲小姐,何必和他们这种人生闷气呢?这世间啊,有很多男人他们生来就是有些贱!你其实真的没必要去在意他们!就当他们是几只嗡嗡苍蝇好了!”赋蓓蓓随即一语。

    话出,妲邈邈只是看了赋蓓蓓一眼,便问向七红毓来:“七小姐,你之前的伤势都好了吗?”

    七红毓微微一笑,语来:“没事了,谢谢妲小姐关心。”

    妲邈邈忍不住又问:“七小姐,你那是什么术法?看上去可是了不得啊!”

    七红毓却是有些尴尬了,回:“妲小姐,那个……我现在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听我师叔说,可能和我身上血脉有些关系。”

    妲邈邈听而一接:“果然是血脉吗?没想到七小姐竟是有着那么惊人的血脉!”

    七红毓笑了笑,未再语。

    妲邈邈也识趣,未再继续追问,只是一转话题:“七小姐,你认识这个一天龄吗?”

    七红毓一听,沉默起来。

    妲邈邈不由怔了怔,又语:“七小姐,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

    七红毓摇摇头,语:“没有。”

    妲邈邈欲言又止。

    赋蓓蓓这时出声了:“妲小姐,这个一天龄我和红毓姐曾在三年前的灵灵城见过,当时他就很神秘!如今看来,他绝非没有来历!”

    妲邈邈陷入了思忖。

    七红毓似是忍不住,一接:“蓓蓓,别人的神秘,不是我们该去刨根究底的,何况,他可不是一个坏人!”

    赋蓓蓓见七红毓神色认真,勉强而笑:“是,红毓姐,我知道了。”

    妲邈邈不由认真看了看七红毓,内心思疑起来,这个七红毓看上去对这个一天龄颇有好感,感觉她和他的关系并不一般!嗯……到底这个一天龄是什么人呢?

    w

    【阅友】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