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小说 >

我真不是魔神_ 第一百二十八节 吓到失禁!

时间:2021-03-09 17:2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瞎眼的韭菜小说我真不是魔神 第一百二十八节 吓到失禁!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监控室中,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目标径直走到了潘家园的一栋建筑门口。

    然后,祂伸出了手,扯住了什么东西。

    人们只看到,这栋老旧的筒子楼在颤栗。

    最终,还是一架盘旋在这筒子楼背面的无人机,拍到了这一刻到底发生了什么?

    某个东西,某个与这栋楼镶嵌在一起的东西。

    可能是怪物,也可能是秦陆那边的法阵。

    总之,它被抓到了。

    这时,一个隐藏在这筒子楼内的某个角落里的摄像头,正好苏醒,进入工作状态。

    于是,拍到了全貌。

    目标的手上,扯着一只蜘蛛状的怪物虚影。

    祂只是随便的一拉扯,这只蜘蛛状的怪物,就支离破碎。

    被祂的手彻底撕碎。

    祂拍了拍手,好似一个正常人发现了蜘蛛网,随手就拍掉一般。

    在高清摄像头下,那只巨大的蜘蛛怪物,点点的碎裂,变成了粉末一样的东西。

    司徒贺咽了咽口水。

    “那是起码少将级的地狱魔物吧……”他说。

    “嗯……”光影都督点点头:“阿尔克墨涅之子!”

    “九层地狱中最厉害的魔物之一!”

    “与地狱魔龙相提并论的魔物!”

    “也是地狱公爵伊维手下最强的魔物!”

    司徒贺倒吸一口凉气!

    阿尔克墨涅,是秦陆神话传说中的神明级怪物,是可以挑战雅典娜的魔神。

    祂的子嗣,肯定是半神!

    “若是阿尔克墨涅……”司徒贺说:“倒也可以解释的通了!”

    “在秦陆神话中,阿尔克墨涅挑战雅典娜,被雅典娜击败后,变成蜘蛛,一生不停的在一张蛛网中织布,传说,祂可以篡改别人的思想,甚至寄居在人类的大脑中……”

    光影都督道:“确实如此!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在秦陆遇到过一只阿尔克墨涅之子,当时它正在企图寄居到我国使团的成员大脑,窃取机密,被我所杀!”

    说到这里,都督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大屏:“看来,咱们境内苏醒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啊!”

    阿尔克墨涅之子,是地狱魔物中最擅长隐匿行踪与气息的魔物。

    也是伪装大师,即使是他,也难以发现这些东西的行踪和味道。

    但大屏上的目标,却只是随手一抓,就抓到了这个魔物。

    然后轻轻一扯,就让它万劫不复!

    其轻松写意,几乎堪比西游记里的如来佛祖镇压孙猴子。

    任其神通广大,也只能在五指之间辗转腾挪。

    …………………………………………

    灵平安拍掉手上沾着的灰尘,走进这栋已经废弃多年的建筑。

    头顶上,有灰尘落下来。

    他连忙拍了拍身上,将落下来的灰尘拍掉。

    然后,他打着手电筒,走上楼梯。

    这种老式的筒子楼的楼梯,几乎都是一个样的。

    这也是当年联邦帝国很流行的做法——那时候,是帝国工业大发展时期,人们崇拜并且迷信工业的力量。

    特别是在国有单位和企业,几乎所有设施都喜欢流水化、模块化。

    所以,出现在他眼前的台阶,基本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大小、高度、宽度和颜色。

    “嗯?”灵平安忽然想了起来:“这楼梯上怎么没有多少灰尘?!”

    “不是说好了,这里都荒废七八年了吗?!”

    恰好,这个时候,他的耳朵听到了异响。

    似乎有脚步声在楼上响起来。

    “装神弄鬼!”灵平安笑了一声:“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

    他打着手电筒,径直的顺着楼梯走上前。

    很快他就走上了二楼,手电筒照向前面,是一条走廊,走廊边缘是水泥护栏。

    但因为年久失修,这些护栏已经出现了裂缝和缺口。

    他将手电筒照向两边,走廊两侧,出现了一个个破破烂烂的窗台,他抬起头,看向这走廊的顶部,已经裸露出钢筋的水泥板上,出现了许多豁口。

    喵呜!

    小猫贝斯特忽然从他手上跳到了旁边的窗台上。

    琥珀色的猫眼,直勾勾的盯着窗台内。

    灵平安打着手电筒,照向那窗台之内。

    里面是一间堆满了各种杂物的房间。

    因为窗户早就烂掉了,门也破了。

    所以,这里面的东西,都有着一股霉菌味和腐臭味。

    灵平安一脚踹开那扇门,打着手电筒走了进去。

    喵呜!

    小猫贝斯特从窗台外,跳到他肩膀上,小小的身体,发出低低的咆哮声,显然它是发现了什么。

    “别躲了!”灵平安右手拿着手电筒,左手插着腰:“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你跑不掉的!”

    他这全是诈唬。

    但他诈唬对了。

    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前方地面的一堆杂物里爬了起来。

    “你放过我好不好?”他似乎有些害怕的看着灵平安,身体都在发抖。

    灵平安拿着手电筒,照向这个人影。

    对方立刻捂住了自己的脸,似乎很不适应这种强光的照射。

    但也让灵平安看清了他。

    一个秦陆人。

    看不清模样和年纪,但是他应该是男子,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浑身脏兮兮的,头发也乱糟糟的。

    灵平安拿着手电筒,直接照向他的脸,同时严厉的发出警告:“放下你的手,让我看到你的脸!”

    对方犹豫了一会,但最终还是照做了。

    他慢慢下挡住脸的手,害怕和恐惧从他脸上浮现。

    灵平安也看清了他,一个脸上长满了麻子的秦陆人。

    “非法移民!”灵平安脑子里闪过这个词汇。

    所有一切,都得到了解释。

    什么闹鬼,什么邪乎,恐怕都是这个人搞出来的吧?

    一个非法移民,为了留在江城市,做出这些事情不奇怪!

    “这里的事情,都是你搞的鬼?”灵平安的手电筒照着他,片刻不离他的眼睛。

    “嗯!”对方点点头,又摇摇头,一副很害怕的样子,说道:“还有我父亲和我哥哥……”

    灵平安听着,点了点头,这就对了。

    潘家园这边的事情,肯定是团伙作案。

    一个人是搞不出来那么多事情来的。

    于是,他拿着手电筒,照着对方的脸,然后以非常严厉的口吻命令:“我现在命令你,蹲下去,双手抱头,不许移动,听候发落!”

    后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按照灵平安的要求,蹲了下来,双手抱住头,一动也不敢动。

    灵平安这才问道:“你父亲和你哥哥呢?”

    对方回答说:“他们不在……”

    “哦……”灵平安点点头,他可以想象,那两个非法移民,现在肯定在外面找吃的。

    无非是翻垃圾桶或者盗窃。

    老实说,灵平安对这样的可怜人是有同情心的。

    但他接受的教育告诉他,不能对任何非法的犯罪活动有同情心。

    可怜人犯罪就能得到宽恕?

    那这世界还不得乱套了?!

    再说了……

    联邦帝国虽然对永久权和入籍卡的很死。

    但对工作签证和难民签证,却相对宽松。

    一般,只要通过移民局面试,就都能拿到一张临时签证。

    若是因为战争、饥荒或者其他人道主义灾难而流离失所,面临饥饿与死亡威胁的外邦人民,经常都能得到联邦帝国的安置。

    本土、西宋、北周、南周,每年都要安置上百万的难民。

    联邦难民署,会给难民们基本的生活物资,然后教他们一些基本的谋生技能,并进行一定培训,然后安排工作。

    一般难民身份有效期为五年,五年后,若其来源国恢复了和平,自然会遣返——毕竟,俗话说的好,狐死首丘,代马依风。

    再则,这些难民在联邦帝国五年的时间,也是该学会了谋生技能,攒下了一笔资金。

    也有能力回去重建自己的家园了。

    这也是联邦帝国的难民政策:救急不救穷,扶危不帮懒。

    所以……

    灵平安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非法移民。

    他知道,这个人要么是患有某种不适合在联邦帝国居住的传染病。

    要么就是有案底的罪犯!

    显然,后者的概率是很高的。

    于是,他想起了自己的公民义务,便一边拿着手电筒,照着对方,一边拿起电话,拨打报警电话。

    “喂!妖妖灵么?”

    “你们快点派人来,我这里找到一个非法移民!”

    “我在哪?”

    “我在潘家园壹栋甲座二楼!”

    “嗯!”

    …………………………………………

    司徒贺感觉自己的三观,要被眼前的一切颠覆掉了。

    因为在大屏上,画面清晰的呈现出了一个浑身皮肤通体惨白,整张脸都是密密麻麻的眼球,滚滚魔焰冲天而起的怪物。

    “地狱王子!”他吞了吞口水,说出了这个怪物的身份。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准神级的怪物了。

    说不定很多刚刚苏醒的神明,都不是它的对手!

    但现在,这个可怕的怪物,却在书店主人面前,瑟瑟发抖,如同遇到了天敌的羔羊。

    它究竟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司徒贺不知道。

    因为,这是无人机刚刚才拍到的。

    在之前,在目标进入大楼后,无人机就已经丢失了祂。

    等再次找到的时候,就看到了现在这副画面。

    一位地狱王子,潜藏在江城市的地狱王子。

    双手抱头,蹲在一间破烂的杂物房里。

    目标手上拿着的手电筒,照射在它身上。

    强光照的这个怪物的皮肤,滋滋冒烟,让它的形体在痛苦中扭曲、涣散。

    然而,即使如此,纵然受到了这样的酷刑与折磨。

    这地狱王子,却连动也不敢动,嚎都不敢嚎!

    司徒贺能想象,这位地狱王子,必然经历了无比恐怖和难以想象的打击!

    这时,司徒贺面前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来,面露疑虑。

    “怎么了?”都督的光影问道。

    “刚刚江城市警察局打来电话,说目标报警,自称发现了一个非法移民,要求警察局派人!”

    光影都督的眉头皱了起来。

    “是警告吗?”他问着:“还是在考验?”

    毕竟,他们通过无人机,都能知道,这是一个怪物,一个地狱的魔物。

    目标又岂能不知?

    所以……

    这只能理解为警告或者是一个考验。

    警告很容易理解。

    展示实力,显示力量。

    但问题是……

    祂需要吗?

    祂早就已经展示了祂的伟大与位格了吧!

    所以……

    是一个考验吗?

    光影都督不得而知,但他不得不去猜。

    就像太祖、太宗、高宗时代,那些服侍这三位君王的大臣们一般,去猜测君王的意图,去把握君王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的用意。

    就像猜谜语一样,猜对了有奖,若是猜错了……一个不小心,就要去北海种玉米了!

    这亦是高高在上,掌握一切的上位者们,最喜欢玩的游戏了。

    他们不会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和要求。

    那太丢面子,也太失风度了。

    譬如高宗很喜欢吃扬州的蟹粉汤包,但他会对从扬州的人直接说:朕挺喜欢你们那边的汤包的?帮朕去找几个名厨来吧!吗?

    不会的!

    高宗甚至不会让人知道,他其实很喜欢吃蟹粉汤包。

    他会让他的身边人去猜。

    譬如,他会有意无意的开始关心扬州的风土人情。

    他会和一个小孩子一样,忽然询问身边的人:扬州的螃蟹,今年收成怎么样啊?供应量如何啊?市场怎么样?百姓的就业率如何?

    若是身边的人迟迟猜不到他的真正意图,屡屡回答错误。

    那么,他马上就会让人知道,什么叫天子一怒,流血漂橹!

    现在……

    光影都督感觉,自己似乎是高宗时期,伺候那位君王的大臣。

    他得费心去猜,这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的喜怒。

    而且,这一次若是猜错了,恐怕惩罚不止是种玉米那么简单。

    思虑良久,他才吩咐道:“夏局长,你先带人过去,将那地狱王子带回来!”

    “至于其他事情……”他说:“等我回本土……”

    也就只能这样了。

    先收下祂的好意,然后再去猜祂的意图。

    ………………………………

    地狱王子萨哈托,感觉自己现在真的在地狱里了。

    祂的每一寸肌肤,都在痛苦的哀嚎着。

    面前的那个怪物手上拿着的那个手电筒的光,照在祂身上,让祂如同一头浸泡在了硫酸池里的乳猪一样。

    灵魂在惨痛中哀嚎,肌肤在痛苦中抽搐。

    每一秒都如同被世界上一切可怕的酷刑在折磨着一样。

    但祂偏偏连嚎叫都不敢。

    因为……

    祂很清楚,祂只要敢叫,就一定会死!

    这是直觉!

    一个地狱王子的直觉!

    而祂也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真正的怪物!

    作为地狱王子,萨哈托的灵觉是非常强大的。

    所以,祂清楚的感知到了,那个拿着手电筒,正看着自己的人影。

    那是真正的怪物!

    真正的恐怖!

    真正的可怕!

    不用说别的,单单只是感受祂的气息,萨哈托就已经要窒息了。

    那是何等可怕而伟大的气息啊!

    只是稍稍感受,就宛如直面世界的真实一样。

    一个可怕、恐怖而疯狂的真实!

    萨哈托毫不怀疑,自己只要再多感受一点,立刻就要被这疯狂而可怕的真实直接撕碎。

    所以,祂已经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比地狱还古老,在世界诞生之前,在万物起源之初,就已经存在的伟大而恐怖的存在。

    祂的父亲,地狱公爵伊维与祂相比。

    就像萤火虫之于恒星。

    渺小而悲哀,脆弱而可笑。

    喵呜!

    一声猫叫,让萨哈托回过神来,祂怔怔的看着那个人影肩膀上趴着的小猫。

    金字塔的虚影,倒映出来。

    “猫女神贝斯特!”萨哈托咽了咽口水。

    作为地狱王子,祂多少知道一些这位古埃及的猫女神的来历。

    祂,是古埃及诸神之中,唯一一位,不是埃及神系的神明。

    祂是外来的。

    所以,祂侍奉的并非埃及人的主神拉。

    所以……

    这……

    就是祂真正侍奉的古老存在?

    萨哈托抱着头,一边猜测着,一边承受着恍如这世界最痛苦的折磨的惩罚。

    终于……

    滴乌……滴乌……滴乌……

    警笛声从远方传来。

    萨哈托流出了幸福的泪水。

    这警笛声在祂听来,堪比地狱中的魔鬼乐章,是拯救祂的路西法之音。

    而灵平安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联邦警察部门的效率还真快!”

    他打着手电筒,继续照着面前的非法移民。

    作为一位守法公民,他现在骄傲而满足。

    “我也并非是一条咸鱼!”他说:“我也可以为国家做贡献!”

    …………………………

    蹬蹬蹬!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

    然后几个警官,就快速的走了上来。

    灵平安看到他们,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指着前面那个蹲在地上的秦陆人:“警官先生,这就是我发现的非法移民!”

    “刚才他自己也亲口说了,这潘家园的一切事情,都是他还有他哥哥、父亲搞出来的!”

    迎面走上来,穿着警服的夏平,看向了那位抱着头蹲在地上的地狱王子。

    此刻,在他眼中,这位地狱王子的整个表皮都似乎被某种可怕的能量,照的皮开肉绽。

    墨绿色的魔鬼之血,大滴大滴的流出来。

    这位强大的魔鬼王子,已经奄奄一息。

    夏平甚至怀疑,自己要是再晚来几分钟,就得给祂收尸了。

    他再看向自己面前的人。

    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普普通通的书店老板。

    夏平看到了祂脸上露出了谦和的笑容,似乎在说:“我只是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

    夏平咽了咽口水,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只剩下了最简单的一句话:“辛苦阁下了!”

    他还能说什么?

    难道说:“阁下您可真厉害?”

    或者问:“阁下您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那人家要是不高兴,一巴掌怕死自己怎么办?

    “不辛苦!”书店老板憨厚的笑起来,笑的夏平头皮发麻,也笑的那地狱王子浑身战栗。

    “那人我就交给你们啦!”书店老板抱起祂的宠物,那只猫女神,就打着手电筒,准备走出这间房门。

    夏平松了一口气。

    地狱王子萨哈托更是激动的都以为自己已经得到了祂们这一族的死敌的保佑了。

    结果,对方走到门口,似乎想起了什么,忽地回头,对着刚刚松了一口气的萨哈托说道:“阁下,你可要服从警官阁下哦!”

    “这样做对你有好处!”

    灵平安认真而严肃的说:“也对你的父亲和哥哥有好处!”

    他是好心的。

    因为,在联邦帝国,非法移民若配合执法部门的工作,说不定还有在执行完惩罚后,获准留居联邦帝国的资格。

    至少不会加重处罚!

    但若抗拒执法……

    通常会被处以重罚,甚至可能被判刑!

    所以,灵平安是好心提醒,也是为了对方考虑。

    毕竟,他只是一个非法移民,最多是一个做了些恶作剧的非法移民。

    灵平安向警察举报他,是因为他是联邦公民,这是他的义务。

    但,俗话说,法理不外乎人情。

    作为一个光荣的联邦公民,哪怕是面对非法移民,灵平安也觉得有必须展现自己的素质。

    毕竟,联邦帝国乃是礼仪之邦,仁义之国。

    所以,他做了一些善意的提醒,以免这位外邦人,不熟悉联邦的制度与法律而吃亏。

    但他没有看到,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那几位警官和那位非法移民,都吓得浑身发抖。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

    灵平安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眼眶里,冒出了炽热的流火。

    这流火卷起了整个建筑物的所有地狱气息。

    然后,嗦的一下,全部吸溜了起来,吃的干干净净。

    所有人,都咽了咽口水。

    萨哈托更是吓得失禁了!

    这位地狱王子,被吓得失禁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